_______Record.

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搬运性质】【_______<时光。>_______】

时光.

黑塔利亚·韩X朝无差。

[无中心,无思想。]

【献给半岛双子。】


任勇洙再次见到他时是在一个世界峰会上,对方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眼,面部线条看上去有些瘦削,一副颓唐却倔强的姿态。他站在楼梯的拐角,定定地看着那个以这样猝不及防的形式撞入眼中的身影,这样那样复杂的心情绊住了他欲求逃离的脚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脚步虚浮地走过来,狭长的眸从发隙间显露,视线在空气中交持。

“……哟,是你啊。”状似随意的一声招呼,却让任勇洙的喉头紧了紧,他几乎可以听到对面那个与他有着相同血脉的青年胸腔中的血液加速流动的声音,太过相似,连伪装都是复制般的故作平静,所以他们谁...

【搬运性质】【_______<蒹葭。>_______】

蒹葭.

黑塔利亚·耀中心

「曲解题意、语句不通有」

【献给时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王耀翻开这本古旧的诗集,泛黄的纸张发出细微的脆响,黑色的墨迹微微刺痛了他的眼。使用的字体是苍劲的行书,看似潇洒不受拘束,细看才能察觉那一点点的细腻,想是情感驱使而变得柔和起来。王耀的眼光静静地停留在诗句上,手指在纸张轻轻地摩挲,略微落寞的神情让进门添茶的王香止步在门口,眉头轻轻地皱起。

“小香?”

察觉到响动的王耀抬起头,对王香微微一笑,笑容里是一成不变的宠溺。王香无言地点点头,走到王耀身边俯身添茶,突然开口:

“怎么了?刚才。”

“没什...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