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_Record.

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什么都有,尽量别fo。

【_______<拉闸。>_______】

主花-拉闸。


*和隔壁歪歪的《停电》联动(?)的文。相当于一个续所以需要先阅读←。她的好吃多了。

*非常非常哦哦吸。我的脑子也拉闸了。

————————————

那场告白算是心血来潮,但也并不在预料之外。夜晚便在彼此沉默中静悄悄地过去,而和他猜测的一样,阳介早早地——过早地出了门,他只来得及在搭档离开前匆忙喊一句“一路小心”,对方脚步一顿,仓促回应后便快速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他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一整天,一个晚上,或者更短的,仅仅灯光打进来那一瞬的眼神交汇,便足以让他想通个中关窍。做早餐,上课,讨论问题,他的步调丝毫不乱,教授临时给他加来一项任务,他也简简单单地应下了,恰好这时手机一震,是阳介的短信:“稍微有点事,要晚一点回去,晚饭不能一起吃了,抱歉啊搭档!”


瞧吧,其实他连这一点也猜中了。嘴角的弧度微微拉大,他稍一思索,很快编辑好回信点击发送:“没关系,教授刚好也在拜托我做事,说不定我会更晚到家。阳介才是,没有我做饭也不要拿速食对付晚餐哦。”


发送成功后他才反应过来,后半句话似乎有些许暧昧。不如说,即使昨晚的事他早已心如明镜,终归还是有些地方悄悄改变了。他摩挲着手机屏幕,等了约有一分钟,暗下去的界面迟迟没有亮起,于是他将手机装回口袋,开始着手完成自己刚接下来的工作。


直到他提交成果,离开学校,甚至还踩着夕阳的余晖去了趟超市采买食材,手机都没有再响起来。


这时他倒有些忐忑了:留下时间和空间让阳介消化事实是一方面,自己使点小坏回去得晚也是真的。阳介会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就算再怎么紧张无措,也不至于连一条短信也不回复,这点逃避的小手段实在笨拙。但就算这样也没办法,阳介笨拙的地方他也喜欢。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他这位好搭档有可能误读他今天的举动,反过来以为自己要跟他拉开距离——想到这里他微微一愣,旋即露出自嘲的微笑,感情使人盲目,现在他自己还不是在猜个没完。


回家的路在各种想法下变得更短,仿佛没几分钟就走完了。家里灯没亮,他掏出钥匙开门,发现阳介其实正在家中。他换下鞋,几步走进客厅,正巧与站在沙发旁的阳介对上眼,橙发男孩攥着手机,屏幕光线照出他惊愕的表情,不用看也知道上面八成是通讯录界面。昏暗的室内环境唤起仅仅数十小时前的记忆,阳介迅速将手机锁屏,他看不清阳介的脸,却能从对方混乱的肢体动作与颤抖的声线拼凑出搭档的神情,男孩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往灯管开关挪去:“啊哈,啊哈哈,搭档你终于回来了啊今天真是挺晚的,话说好暗啊我刚刚忘记开灯了现在就开——”


“等等!”


身体擅自动起来,他一个箭步冲到配电箱旁,干净利落地将电闸拉下。这下不仅阳介被吓得定在原地,连他自己也停滞了一瞬。然而那之后他以更快的速度走向窗帘,途中顺手将食材扔在沙发上,然后他一口气拉上帘子,将所有光线挡在客厅以外,生生把客厅造成一个密不透光的暗室。阳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搭档,你这是……?”明明是个疑问句,但他听出了些许了悟的意味。


于是他转过身,声音不由自主地放轻:“像昨天那样,我们聊聊吧。看不见对方的表情,有些话应该比较好出口。”


“……”


“我昨天确实在对你告白,阳介。”


“等……”


“请你和我交往。”


“喂喂喂你这家伙也太直白了!”阳介的方向的阴影大幅度动作起来,估计在羞得团团转。“再说了你这态度根本不是要跟我‘聊聊’,分明只有你在讲吧!”


“抱歉,是我太急躁了。”


“这不是急不急躁的问题!明明刚才还在躲着我,一回来就做一些意味不明的举动还扔重磅炸弹,落差太大我的心脏承受不来好吗!”


这声音气急败坏的,他忍不住笑,阳介怕是真恼了。但阳介的情绪由他而生,察觉到这点后,有一丝隐秘的满足感从他的心底升腾。此刻一言一行都至关重要,他踌躇片刻,咬咬牙选择再进一步,“那么,阳介愿意给我回答吗?”


“……喂……”


“现在回应不了也没关系。我会等你。在那之前,我们依然是好搭档。”


“……”


“或者……”讲到这里他莫名一哽,仅仅只是一个可能性,亲口讲出来还是让他感到窒息,“你如果……接受不了,我……”


“等等!”这次换成阳介喝住他,声音比他刚才来得更大,显得气势汹汹的。他堪堪止住话头,等对方说话。阳介激动之下有些喘,男孩平复一下呼吸,随后深吸一口气,开始大声数落起自己的搭档来:


“啊真是的,什么都让你说完了!刚刚就说过了别总是你在讲,明明平时那么聪明,现在就给我稍微读一下空气啦!”阳介语速极快,嘴唇如机关枪一样突突突地吐出字来,“我承认我昨天确实退缩了直到今天早上也没缓过来,但是你还没听我讲话就擅自躲我我也很不爽啊!我这边可是吓得连电话也不敢打给你,就怕你讲完了当没发生过!你倒好,一回来就直奔主题,事态瞬间七百二十度急转弯,搞得我前面做的心理建设全泡汤了。”


“……噗。”


“你还笑!”


“抱歉。你继续,阳介。”要是让搭档知道自己耍了个心眼,绝对会被对方殴打的。


“真是的。”狂风骤雨般的吐槽告一段落,阳介嘟囔道,“真佩服你,homo发言张口就来,我可是给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的啊。”


虽然声音不大,但这句话确实落入了他的耳朵里。前面多少推测都不及正主一点真情流露来得真实,他睁大眼睛,嘴角不由自主地越咧越开,“那,阳介对我……?”声音轻轻的,怕惊扰了什么。


“……败给你了。”而他心爱的搭档很没办法地叹口气,“反、反正又不是没有男孩子追求你,加我一个……也不算什么吧。”


“我也……喜欢你,搭档。”


那一瞬间,他的整个天空都亮了起来。他转身拉开窗帘,星光与房屋的灯一齐照入室内。扭过头,阳介就站在几步开外看着他,视线交汇的瞬间对方垂下眼,左手不好意思地挠着颊,夜色遮住了脸上的热度,遮不住羞涩的神情。他走近阳介,托起橙发男孩的手腕,珍而重之地将对方的手纳入掌中,同为男性,两人的手一般大小,但互相握住的时候也与任何一对异性情侣无异,是属于恋人的甜蜜与温情。


“错了,唯独阳介喜欢我,不是【不算什么】的事。”他握着友人、搭档、恋人的手,郑重地,一字一句地说,“这是最重要的事。我爱你,阳介。”


他将吻烙在了对方的掌心。

 



“说起来,阳介吃晚饭了吗?”


“啊对了对了还有这事——你还好意思问!太在意你的事了你又不让我吃快餐所以我现在要饿死了啦……”


“也是呢。那我去给你做饭。咖喱可以吗?”


“随便你啦。话说,赶紧先把电闸打开啊。”

【FIN.】

【2018.06.06.】


评论(13)
热度(25)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