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_______复健。_______】

YOI,维勇维,互动无差。段子而已。
没头没尾,非要说就是勇利赢了然后为了庆祝他俩决定大晚上喝伏特加感叹月色真美(强行)(其实并没有这回事)

————————————

与其说这对酌是场庆祝,不如说那一口一口喝下去的都是乡愁。勇利陪着维克托,慢慢地咽下来自极北之国的烈酒,灼烧感沿着咽喉一路蔓延至胃部,又噌地窜上眼角,逼出星星点点晶莹的水光。他就拿着这么一双泛着泪的近视得有些过分的眼睛直勾勾地望向面前的人,有一只手拍上他的头,远远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但他看不见。勇利感到有些昏昏沉沉,他阖上眼,又睁开,奋力眨了眨,恍惚间那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微微使力,他就这么顺势半倚上维克托,迟钝的大脑还未完全清醒,俄罗斯青年倒是丝毫不介意,自顾自唱起歌来。不是日语,也不是英语,勇利听不懂,却也知道那是西里尔字母的发音。一声一声的,宛如浪潮推着思绪前进。这时勇利还记得伏特加没有喝完,他好像伸出手去够瓶子又好像被轻轻拦了下来,只能迷迷糊糊地想象着这个时候维克托的表情,他想知道这首歌的含义,想知道维克托的故乡,家人,所有的人生经历,包括他曾经目睹的和更多时候无缘见证的,他还有很多事情没能听维克托说,相伴几个月的时光,他甚至连俄语都没有学会;但他又似乎已经喊出了维克托的名字,在对方疑惑中又带着些许鼓励的注视下忍不住按住胸膛,感觉到下方那颗正在剧烈跳动的心,他的嘴唇微微颤抖,许许多多的问题下一秒就要问出口来——歌声还在继续,而连他自己也没能意识到他已经睡着了。

评论
热度(2)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