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搬运性质】【_______<青蛙和灯笼。>_______】

极限半小时-青蛙和灯笼。


青蛙丢了她的灯笼,她找了很久很久。 

灯笼是黑色的,小小的,很多很多,她将它们积攒起来,藏进只有她能找到的地方。灯笼并不能发光,事实上这些小小的灯笼也只有青蛙自己能够点亮,而灯笼发出的光,理所当然只会温暖地笼罩着青蛙。 

彼此的掌灯人和彼此的光。青蛙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很惬意,她相信灯笼也是。 

可是灯笼不见了。春天的脚步还未远去,灯笼却消失了。一个,两个,无数个,所有的灯笼像是约好了似的从青蛙身边离去,青蛙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天就黑了。 

好冷。 

我的灯笼。

青蛙发疯似的找着她的灯笼。农田里,麦野中,泥沼深处,岩石缝隙,每一个可能不可能的地方她都跑遍了,却连一团黑色都找不到。 

为什么呢灯笼,为什么要离开我。 

青蛙问那鸣唱的蛐蛐,问那游弋的小鱼,问那春天里和煦的微风。我的灯笼,她抬头问,眼角噙着泪花,有谁看见我的灯笼了吗? 

没有。没有哦。他们摇摇头,接着享受属于他们的春天,留下青蛙在原地黯然神伤。 

一场如此无望的寻找,青蛙要崩溃了。 

可是她看到了。一觉醒来无数的青蛙围在身边,绿色的外衣亲密地蹭着她的身体,长长的尾巴拖在身后,有的快消失了。她想起了她的灯笼,黑色的线和这些尾巴是多么相似啊,可是不是,完全不是,他们不是她的灯笼,他们是她的同类。 

妈妈。长大的灯笼从喉间发出稚嫩的呱呱的声音,青蛙摇摇头,跳进冰冷的池塘,眼泪与池水交融。 


这个春季,青蛙再没有见过她的灯笼。

【2013.初】

评论
热度(2)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