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搬运性质】【_______<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与吃人心的怪物。>_______】

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与吃人心的怪物。

【献给自己。】


一成不变的冒险家,遇上了吃人心的怪物。

 

怪物问,你是个冒险家吗?

冒险家说,我是的啊。

怪物说,好可惜,这样的话我就没办法吃掉你了。

 

冒险家问,为什么呢?

怪物反问,你问的是什么呢?是问我为什么不能吃掉你,还是我为什么要吃你?

 

冒险家沉默了,他想了想,然后说,那我选前一个好了,你为什么不能吃掉我呢?

怪物笑了,说,因为你是个冒险家嘛。

 

冒险家锲而不舍地问,为什么我是个冒险家,你就不能吃掉我呢?

怪物摇摇头,说,冒险家是不会留下来的,那样的心吃下去,永远都不会死,总是一跳一跳的,胃会很难受。

 

冒险家有些明白地点点头,伤感地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心大概不会活着吧,你也可以吃掉我了。

怪物很好奇,问,可是,你是个冒险家啊。

冒险家低下头,小声地说,我只是个一成不变的冒险家而已。

 

怪物歪着头,问,为什么呀?

冒险家反而笑了,问,你问的又是什么呢?是问我为什么是个一成不变的冒险家,还是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是一个一成不变的冒险家?

 

怪物愣了愣,然后它咧开嘴,说,我选第二个好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是一个一成不变的冒险家呢?

冒险家叹了口气,说,既然我是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不是个真正的冒险家,也不能做个真正的冒险家的话,和被你吃掉有什么区别呢。

怪物想了很久,还是放弃了,它说,我听不明白。

 

冒险家耐心地说,也就是说,既然我是一成不变的冒险家,就不算是个冒险家了。

怪物又问,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不算是冒险家吗?

冒险家说,对。

怪物说,我还是听不明白。

 

冒险家有些生气了,说,你只要知道,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不算是冒险家就行了。

怪物捧着脸,说,那从一开始,你就直接说你不是冒险家不就好了。

 

冒险家觉得很烦,冷冷地说,虽然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不算是冒险家,但是一成不变的冒险家还是冒险家。算是,和,是。这是不同的。明白吗?

冒险家特意停顿了片刻,希望怪物能听懂。怪物仍然懒洋洋地挠着痒,说,我不明白。

 

冒险家不想理这个怪物了,他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怪物伸出爪子,拉了拉冒险家的衣角,说,告诉我吧,我想听。告诉我嘛。

 

冒险家被打败了,他无奈地摇摇头,坐上怪物的腿。

冒险家仰着头,说,意思就是,我没有冒险家的行为,但是我不放弃我作为冒险家的名义。

怪物似懂非懂地偏着脑袋,说,拿别的东西来说就是,假花虽然不是花,但是它认为它也是花的一种。是这样吗?

 

冒险家被怪物的比喻逗笑了,他摆着腿,说,也可以这么说。

怪物很高兴,它呜呜地晃着身子,像是在跳舞。

 

冒险家想,他应该是有些喜欢这个怪物的。

怪物还在扭动着,唱着不成调的歌。

 

冒险家几乎要被怪物摇下去了,他着急了,拍着怪物的腿。

冒险家说,别再晃了,怪物,你要把我摔下去了。要是我摔断了腿,那可怎么办呀,那我就不能走了。

 

怪物突然扭过头,它睁着眼,问,为什么呀?

冒险家也睁着眼,问,什么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呀,为什么要问为什么?

怪物想了想,又问,既然没有为什么,那你为什么要走呢?

 

冒险家笑了,说,因为,我是个冒险家嘛。

 

怪物很伤心,它停下来,说,我以为,你是会留下来的。

冒险家说,那不行,我可是个冒险家呀。

怪物说,可是,你说过,你只是个一成不变的冒险家而已。

 

冒险家说,可是,我也说过,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也是冒险家呀。

怪物说,可是,你还说过,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不算是冒险家呀。

 

怪物有些执拗了,冒险家连忙拍拍它的腿,说,不管怎么说,我是冒险家,当然是要去冒险的,不然,我就真的不是冒险家了。

怪物摇摇头,说,我不管,我只知道,你不会留下来。

 

冒险家说,当然了,我是个冒险家呀。

怪物说,我知道,可是,我原本以为,你还是会留下来的。

 

冒险家灵机一动,说,不然,你可以和我一起走呀。

怪物仍旧摇摇头,说,你不留下来的话,我就不走。

冒险家糊涂了,问,我留下来的话,我又怎么走呢?

怪物说,可是,我走了的话,你就不会留下来了。

 

冒险家觉得,怪物有些难过。

冒险家犹豫了,问,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一起走呢?

怪物咧开嘴,说,因为我是吃人心的怪物嘛。

 

冒险家说,奇怪的理论,因为你是怪物,所以才不能走吗?

怪物纠正道,你错了,我不走,是因为我是吃人心的怪物。

 

冒险家说,这次到我听不明白了。

怪物说,很简单,意思就是,作为一成不变的冒险家,即使你一成不变,你还是个冒险家;但作为吃人心的怪物,因为我是这样的怪物,我才要吃人心。

冒险家说,我还是听不明白。

怪物说,听不懂的话,我们就要分离了。

 

冒险家沉默许久,说,好吧,我想,或许你是对的。

怪物又笑了,说,所以我才说我没办法吃掉你嘛。

 

冒险家想,或许就是结束的时候了。

冒险家问,那,你会走吗?

怪物说,我说过,我是不会走的。

 

冒险家说,我的意思是,你会一直在这里吗?

怪物说,会。

 

冒险家问,为什么?

怪物说,我在等你回来。

冒险家问,等我做什么?

怪物说,等你让我吃掉你。

 

冒险家问,那我要是不回来呢?

怪物说,那你就是冒险家了。

 

冒险家思索片刻,又问,我要是回来了,却不愿意被你吃掉呢?

怪物陷入了沉思。

怪物说,你确实是个一成不变的冒险家。

 

冒险家有些明白了。

冒险家最后问,那么,怪物,你有吃掉过谁的心吗?

 

怪物看着冒险家,久久地看着。

怪物慢慢地露出笑容,它说,怪物是很挑食的。

 

冒险家突然觉得自己懂了。

冒险家拉过怪物的爪子,贴向自己的心口。

 

冒险家说,再见,怪物,我的心暂时还不能给你吃,但它里面带着你。

怪物说,再见,冒险家,希望你遇到一个愿意和你一起冒险,或者让你愿意把心给它吃的怪物。

 

冒险家松开手,他刚迈开步子,又停住了。

冒险家感叹道,真有趣,我好像什么都得到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得到。

怪物说,比起来,能吃的人心实际多了。

冒险家笑了,说,你说得对。

 

一成不变的冒险家,告别了吃人心的怪物。

【FIN.】

【2014.1.4.】

评论
热度(1)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