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搬运性质】【_______<时光。>_______】

时光.

黑塔利亚·韩X朝无差。

[无中心,无思想。]

【献给半岛双子。】

 

任勇洙再次见到他时是在一个世界峰会上,对方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眼,面部线条看上去有些瘦削,一副颓唐却倔强的姿态。他站在楼梯的拐角,定定地看着那个以这样猝不及防的形式撞入眼中的身影,这样那样复杂的心情绊住了他欲求逃离的脚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脚步虚浮地走过来,狭长的眸从发隙间显露,视线在空气中交持。

“……哟,是你啊。”状似随意的一声招呼,却让任勇洙的喉头紧了紧,他几乎可以听到对面那个与他有着相同血脉的青年胸腔中的血液加速流动的声音,太过相似,连伪装都是复制般的故作平静,所以他们谁也骗不了谁。任勇洙暗暗地吸了口气,千言万语堵在胸口的难受与无力让他不由自主地蹙了眉,几乎要不受控制地向前走去,用他无意间开始微微颤抖的指尖抚向对方憔悴的颊。

关心的话语撞在齿上,过滤而出的是尖锐的讽刺,只有最恶毒的话语才有如此隐秘的体积,能够逃脱所有沉重的禁锢还能稳稳刺中人的软肋。“原来你这家伙还活着。”任勇洙顿了顿,补上一句,“不过看上去也只是‘还活着’而已了。”他不留余地地用语言试图伤害对方,尽管心口一闪而过的痛楚提醒他疼痛是两个人的事。矛头真正指着的对象却毫不在意地勾了勾唇角,上扬的弧度不带一点感情,同时他扬起脸,暴露在阳光下的是一张容貌与任勇洙极其相似但又更显沧桑的脸庞。

“就算这样,我也不能那么容易就死在你前面啊。”瘦弱的青年扯出一个疲惫但骄傲的笑容,“没把你……抢回来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倒下的。”

事到如今还找什么借口——任勇洙想借着心头突然涌起的怒意大声宣泄压抑已久的情绪,嘴唇张开的瞬间定格在原位,最终还是缓缓闭上,虎牙咬住嘴角的皮肤,任锐齿如同心头翻涌的感情一样缓缓刺入身体的部分。“你活不到那一天的,永远不会再有那么一天了。”我已经不再是你的东西了,任勇洙摇摇头,沉淀了无限痛楚的目光锁紧对方的视线,试图传达这样的信息。青年却只是笑,那双瞳色与任勇洙有着些微差别的暗色眼眸流露的情绪是任勇洙熟悉的宽容,但是这样的宽容却让任勇洙忍不住要嘶哑出声,“没关系,我们的时间还有那么长,长得足够让你慢慢回想起来,然后回来。足够了。”青年轻轻点了一下头,安静地转过身,走向那条渐行渐远、偏偏又是重蹈覆辙的来时的路,仿佛他出现的目的只是为了完成这段兴味索然的对话,而任勇洙看着他不够宽厚但依然倔强挺直的背影,毫无预兆地落下了泪。

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他什么都没忘,又或者他全都知道,但事实是什么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了。他们曾是那么亲密的半身,但即使是半身也有不同与分歧,他们终究会走上相背的路,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让他们彼此释然,然后重新亲密无间得让人艳羡。泪水打湿了任勇洙手中的会议单,标题处“关于对朝鲜使用核武器的制裁”的加粗字样清晰可见,水渍模糊了表中他自己的名字前方的前缀“韩口国”,以及“朝口鲜”之后那个与他宛如双子般存在的称呼。然后纸张从微张的指缝间悄然飘落,横亘在他与那个消失在视线中的身影之间。那是时光所给予的痕迹。

【Fin.】

【2013.7.1.】

评论
热度(6)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