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搬运性质】【_______<具。>_______】

具.

摩尔庄园·么么中心。

【献给二月。】

 

第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么么发觉手心全是冷汗。蹭过被褥,莫名滑腻的感觉,丝绸上留下一点点水渍,晕开并渐渐蒸发。

怪不得什么都抓不住。

她下床,点亮了灯。

 

光线令么么稍微有点不适,眯起眼等待那束刺眼的光变得暗淡,成为照明的工具而不是伤眼的利器。每每睁开眼么么的内心都会升腾起一种征服感,仿佛一切都围绕她的心理旋转,明明知道这是多么病态的想法,可是大脑不同步。

罢了,反正是一个人的罪孽。她理了理头发,目光涣散地打量着卧室。

柔和的光线下,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物品摆放的位置分毫不动,没有什么值得深究和怀疑的地方。事实上她也并不想找出什么,之所以有这样的举动也不过是因为无所事事而无所适从,只是她连这份明显的脆弱都不愿意暴露在自己面前,虚张声势地作出检阅的模样。

从小栖身的房间,像松鼠冬眠藏身的洞。看腻了。

她突然觉得索然无味。

抬脚走到梳妆台前,么么的手轻轻放在桌上,指尖划过桌面,大理石的质感,略略有些冷。手指突然碰到了零散摆放的化妆品,小瓶子骨碌碌滚到另一边去了。么么盯着那个设计华美的商标,出名的品牌,令极大多数人都望而却步的价格,么么却一把抓过它,泄愤般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胸口像是烧着一把火,急于寻找宣泄的出口。垃圾,垃圾,垃圾,都是垃圾,从小摆脱不了的垃圾,她恶狠狠地诅咒,抬起手想把桌上价格不菲的物品统统打落,半空的手又僵硬地收回。

早就知道不管怎么做心底都空落落的缺了什么。

可是有什么好缺少的?有什么能说是缺少的?过去的庄园的王女,现在的国度的女王,过着轻松的日子,用着奢侈的物品,想要的都能到手也都到手了,明明是那么幸福的人。么么盯着静静躺在垃圾桶里的瓶罐,刚换的塑料袋里只有这一样小小的物品可怜巴巴地蜷缩着。她突然将它拿起,速度之快令她自己都感到惊奇,然后紧紧握在手心,祈祷似的喃喃自语。

“这是我的东西。”她的嘴唇微微翕动,声音颤抖,“为什么会扔掉呢这可是我的东西。”

她是怎么了,她也不知道。任何举动都像一个资深精神病患者,抛弃与索取,毁灭与守护,假的,都是假的,什么都拥有了所以什么都有资格舍去可是什么都不想丢弃。

 

就像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害怕拥有还是害怕失去。

【FIN.】

【2013.2.6.】

评论
热度(1)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