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搬运性质】【_______<囚徒。>_______】

囚徒.

摩尔庄园·库拉X骰子。

OOC、捏造有,限口制级注意。」

【献给九月。】

 

头顶是一扇小窗,阴冷的风伴着阴冷的月光,吹亮了这个房间。少年瑟缩在背光的角落轻轻发抖,单薄的衣衫又破又旧,因为蹭上了灰或什么别的东西的缘故而显得有些脏,隐隐有股不太好闻的味道。沉重的镣铐锁住了他的手脚,手腕与脚踝的位置已经上了铁锈的颜色,想是常年遭到束缚而不曾解脱,看上去枯槁又脆弱。少年的眼睛是少见的重瞳,粗略一看是朦胧的美,但本质依旧是一种病态。涣散的眼神聚焦不到一处,瞳仁偶尔有光闪过,神情是绝望的期望。

“回神,骰子。”

鞭子从侧面抽来,打在少年瘦弱的肩。不响,但很重,声音沉沉的,红色的鞭痕很快浮现在苍白的皮肤上。这痕迹就像计算好了似的,鞭尾恰好连接上少年身上其他相同的、明艳中带着妖媚的红纹,衬得少年透出一股子色口气。

只是少年的状况就并不是享受了。疼痛让他清秀的面容痛苦地扭曲,身体不住颤抖,喉中发出嘶哑又低沉的呜咽。

“库拉……大人……呜……库拉大人……”

“乖。”

手持长鞭的库拉微微弯下腰,将鞭子团成一团,轻轻挑起骰子的下巴。骰子顺从地抬起头,眼神一点点清明起来,着迷地仰视着他心中的神。库拉脸上笑意更甚,鞭子慢慢下滑, 拨开了骰子的衬衫,使他白皙但遍布伤痕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

全部、全部、全部,全部都是红肿的鞭痕,张牙舞爪地盘踞在骰子身上。库拉的指尖顺着痕迹的纹路慢慢抚过,每到一处便激起微小的反应,逗得骰子紧紧咬住下唇,时不时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嘤咛。

“疼吗?”骰子隐约听到了库拉的声音,话尾是一个上挑的音,泄漏出对方愉悦的心情。他本想摇头作为回答,一阵剧痛从身上的某处传来,他忍不住痛呼出声,手紧紧地握成拳。库拉看上去很满意,挑起了半边眉毛,松开掐在骰子伤痕上的手,——他总爱用如此粗暴的方式来得到他要的答案。然后库拉蹲下身,平视骰子还泛着泪花的眼睛,轻轻笑了。

“来吧,”他小声地说,“该你为我做些什么了。”

 

淫口靡的水声自城堡深处响起,隐约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令人遐想联翩。事实也确实如此,此时的骰子赤口裸着跨口坐在库拉身上,下口身与库拉的紧紧相贴,脸上是隐忍的表情,只是究竟是因为快感还是因为痛苦就不得而知了。骰子微弱地喘息着,脸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而库拉的手正在他身上不安分地游移着,不时恶意地擦过骰子的敏口感带,惹得骰子不得不紧咬下唇,以此抑制卡在喉中的呻口吟。

“怎么了?”库拉欣赏着骰子略微扭曲的脸,手指在深处灵巧地搅动,另一只手则抚上了骰子的前胸肆意逗弄。骰子轻轻地惊呼,喘息变得越来越重,眼角泛起生理性的泪花,终于呜咽出声。库拉仍是笑着,咬上骰子胸前的一点,舌尖轻轻擦过,眼神透露出满满的兴致与……恶意。

“呜嗯……啊——”

骰子被迫彻底放弃了忍耐,忍不住抬起头,带着哭腔喊出声。身体深处有什么灼热的东西正在蠢蠢欲动,他勉强睁开眼,低低乞求道:

“库拉……大人……请……请快一点……”

“这么快就不能忍了?”

库拉惩罚性地重重咬了下去,骰子顿时发出尖叫,痛苦与快口感交织着席卷全身。埋入身体的灼热开始了律动,骰子狠狠抓住了库拉的肩膀,忍受着对方的撞击,只是痛感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欲罢不能的快口感。明明刚被如此残忍地对待过,现在也是单方面地被当作泄口欲的对象,在常人眼中甚至可以算作【可怜】的骰子,内心的想法却是病态的喜悦。

——想被这个人需要。

——想让这个人满足。

——想取悦他,想让他每一天都因为自己而快乐。

——想永远待在他的身边……

“骰子……我的骰子。”

撞击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剧烈,骰子隐约听到了库拉自语般低沉声音,没有了命令式的口气与恶作剧般的轻佻,只剩下深情与病态的迷醉。骰子努力克制着越来越浓重的快口感,低头对上了对方的眼睛,唇瓣相贴。

到达高口潮的那一瞬间,隐隐有沉重的声音自某处传来,不轻不重地敲在了骰子的心上。一滴成型的泪滑落脸颊,他闭上眼睛,静静地想——

【……就这样吧。】

 

“他还是那个样子吗?”

摩乐乐看着从库拉的城堡里出来后一脸凝重的菩提大伯,因为对方过于阴沉的表情而忍不住皱了皱眉,轻轻地问。菩提沉默地掩上沉重的大门,没有转过身,只是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他的妄想症越来越严重了……不给人靠近,更不让人解开束缚,只是不停地念着库拉的名字,还做……那种事情,假装库拉还在……造孽啊,明明库拉他因为被青春魔法反噬,已经死了这么久了,骰子还是……”

菩提的声音低低的,失落而难过,直至哽咽无语。一旁的么么心疼地上前为菩提擦去眼泪,然后展开双臂,轻轻抱住日渐苍老的菩提大伯,无言地安慰着对方。丫丽紧紧抿着唇,看上去憋得难受,多多少少对视一眼,彼此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奈。摩乐乐垂下眼,沉默片刻,突然开口道。

“即使是幻象,以骰子的精神力,应该也是做不到的。我突然觉得,骰子在那个世界里无可自拔……是有人做了手脚。”

“诶……?”

众人的注意力顿时集中在摩乐乐身上,菩提也胡乱抹了把眼泪,惊讶地看着他。“乐乐你……想到了什么?”么么忍不住问道,“骰子他……不是因为受不了刺激疯掉的吗?那时我们已经确认了这个事实啊,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吗?”

“骰子所在的房间里,有魔法的痕迹。”摩乐乐的眼神瞬间暗了下去,他停顿了片刻,像是挣扎了很久,才吐出一口气,轻轻地说:

“说不定,这是库拉最后的残忍吧——他没有选择带走骰子,而是把他的精神……囚禁了。”

众人一时无语。

 

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光芒重新笼罩了大地,庄园再次迎来了一个清晨。人们陆续离开,留下了无尽的叹息,带走了一个残酷的猜测。摩乐乐顿住了离去的脚步,回头深深望了一眼身后这座恢宏但空虚的城堡,脑海中闪过一些愉快或不愉快的往事,随后慢慢模糊,直至消失。那个始作俑者已经将它们尽数封印,交付给他最信任,对他也最忠诚的仆人。

然后它们都将被时间的洪流慢慢吞噬。这一刻摩乐乐突然想,即使库拉创造了这个匣子,真正上锁的那个人,是骰子才对吧。

 

【FIN.】

【2012.9.30.】

评论(5)
热度(8)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