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搬运性质】【_______<夕日坂。>_______】

夕日坂.

三次元·弘X.

OOC、捏造有。』

【献给基佬。】

 

01

当幻轩习以为常地背好书包站在弘彦面前时,正与老师分配的任务厮杀得如火如荼的少年从桌前微微抬头,笑容带着疲惫与歉意。

“今天有点忙,你先回去吧。”

其实幻轩并不在意这种关于时间的事,这一年多的初中上下来,最不缺的大概只有时间和钱,平常他也是这样偶尔吵闹偶尔安静偶尔到处乱跑地等形形色色的人,这几乎成了他的习惯。

但今天似乎不同了。他看看少年桌上大叠的不明物体,再看看弘彦由于纠结而变得奇怪的表情,把到口的“没关系,我等你”硬生生吞了回去。

“好吧,……你加油哦。”

说完这句词不达意的话后幻轩明显有些后悔,像是着急着逃离似的冲出教室门,丝毫不敢回过头去,只留下摸不着头脑的弘彦坐在教室里张望。待他疾步冲下楼梯,才终于放慢自己的速度,稍稍松了口气。

应该是没听出来吧。他默默地抿着唇,压住心底淡淡的侥幸与失落。

 

02

虽然幻轩表面说是走了,但他并没有回家,甚至连校门都没出。他只是漫无目的地行走在校园中,步伐缓慢,不时经过班级下方,抬头望一望看不见的某个人。

他想他是疯了吧,明明知道弘彦不可能为了他推掉所有至少比【与他一起回家】更重要的任务,还期望他能冲下来找到他,再一起并肩走在夕阳浸红的街道上。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还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待呢?

很奇怪不是吗。

“嘿——轩妹——”

噢法克。幻轩听到这句突兀的调笑时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声娘,才慢吞吞地回过头去。

是班中腐得人见人弯的卡歌,与正行走在直腐边缘的塔口。两人向着他的方向挥着手臂,脸上依旧是他向来有些反感的暧昧的笑。

“在晃什么呢,”卡歌没心没肺地笑,“——被叔公抛弃了?”

“才不。”幻轩心底咯噔一下,故作镇定地撇撇嘴,手心却出了冷汗。好在卡歌并没有注重于他的反应,而是自顾自地找乐子,伸手拍拍他的肩。

“喜欢就承认嘛,还傲娇,这可不是萌点哟。”

“对嘛,”没等他回答,塔口便接过话来,“明明就是在等他。”

明明就是在等他。

他突然对这个事实哑口无言。尴尬地望望上方,八(1)班的教室一如往常没有动静,他才暗自松了口气,转头哼了一声不再作答。

他的嘴上功夫没有卡歌这种能把白的黑的都说成灰的神物那么好,再怎么说也是没用。

“猜对了?”卡歌狡黠地眨眨眼,目光中的基情深意让幻轩有些发毛。像是玩腻了一样,卡歌耸耸肩,大大咧咧地勾过塔口的脖子,临走前好不忘调笑道:

“把握机会,早点告白哟☆~”

“是啊是啊,你们作为我最萌的三次元CP要做个表率哟☆~”

两人一唱一和地大小离去,幻轩看着她们亲密的背影,一时竟什么反驳的话都喊不出来。

两个人呢。真好,真好啊。

……不对。他摇摇头,我在想什么啊。他又很疲累似的叹口气,再次望望上方,最终还是咬咬牙,向渐渐闭合的校门迈步而去。

 

03

幻轩出校门时卡歌与塔口早已不见,这不禁让他好奇到底是自己太慢还是她们太快。他提了提不住下坠的书包,目光向路边随意一扫,顿时定格在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上。

是张宇甚。塔口他们津津乐道的“轩妹后宫NO.1”与“轩妹基情燃烧岁月的开端”的少年,他从此惨遭YY、性向硬是被掰弯(“才没弯呢!”,轩妹语)的罪魁祸首。

天意啊。

他有些咬牙切齿地瞪了张宇甚一眼,后者原本漫不经心的神色顿时变得莫名其妙,还四下看看身边是否有别人以及寻找身上哪里惹人不顺眼,最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装酷。

但这已经不能影响幻轩的心情了。他移开视线,慢慢地走着,表情由于勾起不好的回忆与联想而变得阴郁万分。

【凭什么他就可以如此轻松。】

他想起了六年级的某一天,塔口几人谈起张佩贝的绯闻男友,他偶然听到“张宇甚”这个名字,便来了兴趣,与他们一同去找这个少年。幻轩不得不承认,张宇甚是小女生都难免憧憬的对象,长得不难看,性格若即若离,待人又不会让人感到冷淡,能在不经意中抓住女生的心。

是出于嫉妒心吧,他开始暗暗与张宇甚较劲,当塔口问起他为什么对张宇甚这么感兴趣时,才会“切”一声,反驳道“那个家伙最讨厌了”。

……但是弘彦不同。幻轩突然想到现在在课室独自面对大批难题的那个少年,脸轻轻地烧了起来,有些窘迫地低下头,——尽管这实在没必要。

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口口声声自己是直男是直男,却不可避免地对一个男生产生了这种奇怪的……爱慕。

所以才会若有若无地接近他;所以才会邀他一同回家;所以才会在与他独处时无比欢欣,甚至在QQ上不可抑止地告诉塔口“好开心。突然觉得弘彦是我最好的朋友”。

可是那句话将成为他用一生去守候的秘密。无论对弘彦,对塔口,还是对他自己。

他没有好的样貌,没有好的脾性,没有好的头脑,做事总是十分孩子气,与弘彦的成熟稳重完全相反。他自认没有能够让弘彦在意他的任何条件,更重要的是,他和她,都是男生。他过于单纯的头脑并不理解他对弘彦究竟抱着怎样的感情,但他知道那不同于别人,仅此而已。

为了不拖累他的进度,为了不影响他过于优秀的成绩,为了能够不那么自卑……所以今天他才会先走了。

他莫名地觉得很累。

闷闷不乐地拐了个弯,幻轩甩甩头,试图甩开所有的烦闷与不安。他不经意地抬起头,望着眼前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顿时僵在原地。

他想跑回学校,可是门卫是不会让他进去的。他无措地环顾四周,片刻,喉中传来低低的哽咽:

“笨蛋……以前是你带我回家的啊……”

浓重的鼻音让人有哭泣的错觉,可是他的眼神清澈无比,只有茫然与难过,像极了迷失街头的孩子。过了许久,他默默地靠在墙上,轻轻闭上眼睛。

 

04

“……你在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惊醒了脑中一片混乱的幻轩,他吃惊地抬起头,看着眼前因为奔跑而不住喘气的少年。他看起来简直像“巴黎狂奔”那个主角,尽管很是疲累,眼神中却是刺目的欣喜,——而当幻轩看向手上的表时,吃惊地发现这离他离开教室仅仅过了十几分钟。

“啊——累死了,还以为你早走了呢,不过你也不会走太远。”

弘彦歇口气,笑着感慨,“对于你是路痴的事实我要幸运还是不幸呢?”

“什……!”

幻轩顿时涨红了脸,扭过头去愤愤地“切”了一声。心跳渐渐加快,他的手开始微微抖动,泄露了他紧张而又兴奋的心情。弘彦并没有注意这些,只是理所当然地拍拍幻轩的肩,爽朗笑道:

“走吧。”

“……等等,”终于想到有什么不对的幻轩眨眨眼,问:“你怎么那么快?”

“哦,那个啊,”弘彦又一次用理所当然的语气满不在乎地说,“你走以后我突然想到你是路痴,正想追上去就遇到罗丽玲,干脆先把那些东西搞定再来追你,——还好你没走远。”

咚。

幻轩的心跳由于少年的话再次无意识地加快。他咬了咬嘴唇,尽量抑制自己心底的冲动,但却阻挡不了他的开心。是为了他吗?为了带他回家,才这么拼命?

你怎么能这般不经意地左右我的情绪啊。不公平。不甘心。

“弘彦,那个……”

我……。

“嗯?”

弘彦疑惑地回过头,幻轩看着他被夕阳拉长的剪影,突然有种脱口而出的冲动。他慌乱地拽着书包带,握紧拳头,咬紧牙关,不发一语。

 

05

直到最后,他也只是抬起头,笑一笑,说:

“不。没。没什么。”

【FIN.】

【2012.7.23.】

评论
热度(1)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