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_Record.

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什么都有,尽量别fo。

【_______一次摸鱼。_______】

想了想还是决定从微博搬过来……修改了一下病句。

我流花吐症paro,不是正经文,段(da)子(gang)而已。

尊是OP2的勾肩搭背尊。

大概是作承受四面八方奇怪箭头前提下的隐晦左游。

OK的话再往下↓

——————————————

游作得了病,敲着敲着代码突然咳出了花来,花瓣糊了一键盘。


第一个发现的当然是Ai,伊格尼斯是不会感染人类的疾病的,但也不可能帮人类治疗。人工智能急得团团转,拢起游作吐出的花拨来拨去地研究,还偷着想凑到游作面前亲,被后者一巴掌拍回了决斗盘里,除了哼哼唧唧地埋怨以外再不敢造次。


后来草薙也知道了,游作没让说,但Ai嘴贱,非要捅出去。游作直接禁了它的言。热狗店老板一筹莫展,一会说要带游作看医生,一会又悄悄清点自己的财产盘算着给高中生治病,可惜好意给游作统统挡了回去。少年竖起三根手指一板一眼地驳回,草薙原本铁了心,无奈对方直接用弟弟的事堵他的嘴,他只好颇不甘心地放弃。


至于岛,他撞破这事纯属意外。游作戴着口罩来上课,他听人家说了句不是感冒,就冒冒失失上手去揭,非要看对方是不是破相毁容——天知道他脑回路怎么长的。刚好游作喉咙一痒,一朵花直接掉在了手心,来不及掩饰。岛呆呆地看着那朵花,再看看游作,后者面容含霜,直接握拳碾碎脆弱的花朵,戴回口罩头也不回地离开,徒留他一人立在原地。


财前葵倒并不知情,她只是靠猜,但跟其他人一样,她接近或者撞破真相并无意义。所以她端坐在部活教室里一言不发,游作咳得狠了,她瞥一眼,连担心的表情都不敢做,马上又把视线转走。少女心思敏感,想说话又觉得自己没资格过问对方生活问题,郁郁地低下头不言不语。


尊比较棘手,游作挡不住他的肢体接触,只好提前说明自己的状况。得知真相后尊惊讶地拉长声音,见游作又咳起来,突发奇想要求看那朵吐出来的花。游作拗不过他,只好摊开手掌给他研究,但对那花严防死守,不准尊碰。少年推推眼镜,皱着眉问游作的打算,心里悄悄想着那花有多好看,如果能带回家该多好,得亏面上滴水不漏,还能一本正经地跟游作分析情况,顺便帮对方分担一点奇怪病症带来的压力。


左轮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游作也什么都不知道。他不明白自己能喜欢谁,他觉得他这病得得莫名其妙。


评论
热度(35)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