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_Record.

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_______<来日方长。>_______】

Ai游-来日方长。
 

*日常妄想。是Ai与机器哔的谈话。时间线大约是一切尘埃落定后。流水账。CP意味寡淡。本文中Ai聪明懂事得有点过分所以OOC预警。

——————————————

“喂,笨蛋哔,我要回去了。”

Ai无端端冒出这样一句话。它坐在链接栗子球头顶晃着腿,脚后跟有一下没一下地往栗子球脸上磕。机器哔停下扫除的动作,望向自家大哥,启动轮子咕噜咕噜滚到对方面前,机械音透出点可怜巴巴的味道,“大哥,你又要扔下人家走了吗?上次走都没跟人家说,大哥好狠心。”

“哼哼,我就知道这回不跟你说一声不行。因为你是笨蛋嘛!”Ai叉起腰,眼睛眯成两弯月牙,看起来心情极好。链接栗子球甩甩尾巴,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机器哔的程序运转两轮,脑袋歪到一边,“笨蛋是禁止用语……但是,大哥走了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有人这么喊人家了。感觉,有一点点寂寞。”

小小的清洁机器人垂下头,肉眼可见地低落下去。Ai嘟着嘴,手指点点脸颊,沉思片刻后站起身,探出身子,往机器人的金属头壳上摸一摸,“舍不得我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我魅力惊人呢!但是你其实已经很习惯一个人了吧?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哦。”伊格尼斯难得放轻了声音,哄孩子一样安慰道。机器哔没有触觉,只听见头顶传来沙沙的响声,它不明白这是什么,但是它记得主人大人偶尔也会拍拍它的头,按照人类的行为分析,这是赞扬的意思。于是清洁机器人又变得欢快起来,仰着脑袋任凭对方抚摸,私底下偷偷斜睨一眼链接栗子球,惹得小怪物愤怒地拍打起尾巴。

“好乖好乖,你还真容易满足……唉唉,如果小游作也跟你一样好哄就好了。”很快的,Ai收回了手,重新盘腿坐上栗子球的头顶,语气有些无奈又略带揶揄。它盯向头顶的吊灯,出神一般自言自语,也不管对面听不听得懂,只管一个劲地抱怨那个并不在这里的人,“他好过分的,一切结束之后就赶AI走,说什么‘你的伙伴不是都找到了吗,为什么还赖在这里,你很吵所以赶紧回去别打扰我了’……但是我知道!小游作心里超——舍不得我的!”伊格尼斯的语调突然高了起来,它将目光重新放回机器哔身上,声音带了点怀念与感慨。

“知道吗,小游作对我很不坦率。很奇怪哦,他和其他人交流都是单刀直入毫不拖泥带水的,只有跟我说话的时候我要把话反着读,你说他是不是很可爱?”Ai慢慢地摸着链接栗子球,后者乖巧地坐在决斗盘中央,偶尔小声地库里库里叫。“啊当然,我并不是说他在说谎。要怎么解释呢?比如就叫我回电子界这件事吧,他催我回去是真的,他想让我回去是假的。……哎呀,这么讲你大概也听不懂吧,他就是这么别扭哦。就连我,也是用了好长好长时间才弄明白的。”

“那,为什么大哥还要走呢?”机器哔似懂非懂,诚实地发问。

“这个嘛……因为这就是他接受我的原因啊。哼,虽然这一部分告诉你你也不懂啦。”

Ai吃吃地笑,为自己掌握着秘宝而得意洋洋。

“我无论如何也要回去的,这一点小游作清楚的很啦,所以他从没想过留我下来。”

这话说得弯弯绕绕的,机器哔唔了一声,努力地理解着Ai的发言,机械运转的声音有些吵。如果它有人类的身体,一定已经抱着头蹲在地上苦恼了。小机器人思维毕竟简单,太过微妙的关系它理解不了,所以它放弃了分析自家大哥的话的含义,转而犹犹豫豫地问它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大哥这次要是走了……莫非,就不回来了吗?”

然而Ai的回答是不假思索的,甚至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要回来,这里也是我的家嘛!”

它似乎是被机器哔的惊诧逗乐了,笑得差点滚下栗子球的头顶。“怎么,你以为我走了就是走了,就跟从没来过一样啊?那怎么可能!”伊格尼斯啧啧两声,“一切才刚刚开始哦。当然,说不定小游作就是这么希望的,但是很可惜!只有这一点我是不会让他如愿的!”Ai回忆着与游作相处的时光,它就蜗居在脚下这个小小的决斗盘里,一点一点见证少年布满阴霾的眉眼渐渐明朗。于是伊格尼斯捧着脸,眼睛弯弯的,为人类的欢愉而欢愉起来,笑容又藏着点小算计,是它一贯的狡黠调皮。

“这也是交易哦。人类的寿命啊,在人工智能面前,短暂得不值一提。但是对于他们自己来说,这一生实在太漫长啦。漫长意味着无聊,无聊就要找生存的意义,话说回来,人类的想法总是千奇百怪,就算是AI也不能完全理解呢。”

“正是因为这样,AI威胁人类的声音一直存在,我们目前就算大声宣布自己没有恶意也没有任何说服力。如果我们想跟人类世界和谐共存,没有足够的常识规避风险与禁忌,迟早会被类似当年的汉诺骑士那样的组织骚扰。对于我们来说,解决与人类的矛盾始终才是问题核心。”

“所以我想啊,对于小游作来说,他已经孤独得够久了,当然需要一个能够从一而终一直陪着他的家伙。除了我你认为还会有别人能胜任吗?他身边的伙伴越来越多,这个我也清楚,不过我是很有自信的,对小游作来说我可是很特别,超特别,最特别的存在了!他是绝对,绝——对不会拒绝我的!”

“我只需要花几十上百年的时间跟着他长大到老,就能学习到人类的一切,很划算不是吗?”

伊格尼斯甩出一长串惊天之语后,饶有兴致地看着机器哔的眼睛转起圈,坏心眼地任凭对方用贫瘠的算法继续苦恼。清洁机器人摇着脑袋纠结的样子实在太过可怜,于是Ai半是得意半是安慰地拍拍它的手,让可怜的小机器人停止折腾自己的程序。但它仍然面临着一个小问题,伊格尼斯抓抓脑袋,想到自己重建电子界时与游作必定要产生的空白时间,一时有些苦恼,随后它的目光落在机器哔身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嘿,想到一个好主意,我给你留点东西吧。”Ai一敲手心,向机器哔招招手。后者乖乖地蹭过来,看着自家大哥从决斗盘里分出几条细丝,探入它的身体,捣鼓一阵后又退了出去,机器哔迟疑着活动一下机械关节,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它好奇地看向Ai,对方抬着下巴挺起胸膛,又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洋洋自得的笑容,“这是个隐藏的通讯程序,随时可以让你跟我联系上哦!这样你无聊的时候就可以找我聊天了!而且我还可以发起申请接管你的程序,直接通过你和小游作讲话呢。是不是很厉害?”随后伊格尼斯竖起手指摇了摇,故作严肃地叮嘱机器哔,“但是这件事要先跟小游作保密,他要是知道我在电子界也能闹他,就一定不会珍惜我陪他的时间啦,嘻嘻。”看到机器哔使劲点头后,Ai满意地收回手,想象着游作日后可能会流露出的惊诧表情,忍不住捂着嘴偷偷笑起来,对以后的日子越发期待了。

“真没办法,就让Ai大人我一直看着他吧……因为小游作也是个笨蛋嘛!”

【Fin.】

【2018.05.01.】

评论
热度(38)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