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_Record.

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_______<催眠曲。>_______】

Ai游-催眠曲。


*日常妄想。很短。可能OOC和BUG。有(大量)捏造。再次提醒,有(大量)日常捏造。为了赶在47话Ai回来打脸前写完所以写得很粗糙。

——————————

有时候,游作会忘记关掉决斗盘。要是刚巧那天晚上他从梦中惊醒,总有一个机械音从柜子那端传来,吵吵嚷嚷,不依不饶地拖着他脱离余悸:“小游作又做噩梦了吗——?看起来你很辛苦,实在受不了的话我可以唱歌哄你睡觉哦?”


“闭嘴。”他通常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他会无视人工智能的抗议,翻身下床,按下扩音器开关后回到被窝里,睁着眼睛直到天亮。偶尔也会干脆打开电脑,用漫长没有尽头的代码填满夜晚与黎明。等到早上踏进教室,岛直树十有八九要凑到他身边来,指着他的眼眶大喊大叫道:“藤木你这家伙,绝对通宵打游戏了吧!你的黑眼圈看起来超恐怖!”


游作不耐烦的时候总是胡乱想着,这个同学比Ai还烦人。但是说来奇怪,每当游作晚上经历过梦魇的纠缠,早晨他取出决斗盘的时候,那个吵闹的人工智能除了惯例的问好与一两句调笑以外,几乎没有再说过无谓的废话——在岛直树的衬托下,那点难得的乖巧便愈发突出。游作曾经随口问过一句,当时Ai眨着眼睛,狡黠的光从其间一闪而过:“哎呀呀,我不说话了,小游作会寂寞吗?”


“正经一点,要么就别回答我。”


“哎……好吧,小游作真开不起玩笑。”Ai的声音悻悻的,似乎因为没人接茬而倍感遗憾,“其实我在想让游作睡安稳一点的办法!看,本大爷对你很好吧?”


“没有人叫你做那种事,多余。”游作皱了皱眉,将决斗盘摘下,放进抽屉里。


他渐渐摸清Ai喜欢胡说八道的本性,所以并未把对方的话放在心里。但游作的回复是认真的,他早已习惯地狱编织的罗网对精神进行侵蚀,噩梦已然成为他的生活的一部分,反而使得Ai的话既突兀又莫名其妙。人工智能哼哼一声沉寂下去,游作只当对方终于闭了嘴,转过头托起腮看向老师,表情恹恹,心想彻夜不睡确实很不舒服,以后还是喝杯咖啡再来上课比较好。


然而如果可以,他宁愿永远杜绝睡眠,这样就能够将人生的三分之一完全交予复仇一途,用更强大的力量拯救他人与自己。


当天晚上游作梦见了海,没有汹涌的波涛,也没有狂啸的海风。平静的海面上是漫天星辰的倒影。潮水的声音由远及近,浪花拍打在岸边。他好像是赤着脚踩在海滩上了,干燥柔软的沙子垫在脚底,寄居蟹擦着他的脚趾快速通过,一头钻进沙堆。这个夜晚平和得有些不可思议,他就这么在幻境里看了一晚上的海,直到清晨睁开眼睛的时候,游作盯着天花板,几分钟内默默不语,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柜门,拿起决斗盘翻来覆去地看,然后他冷不防开口问道:


“你干的?”


“嗯?小游作在说什么?”


“别装傻,那是白噪音吧。决斗盘的扩音器是开着的。我昨晚听到的海浪声不是梦,而是你在催眠我,对不对?”


“哎呀,果然被发现了?”Ai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愉快,还有些得意洋洋,“但是小游作昨晚睡得特别好哎,看来挺有用的不是吗?”


游作再次皱起了眉,一股憋闷感来得不明不白不讲道理。他不知道平白受了恩惠之后该做出什么反应,无关利益,并非合作,也不是交易,奇奇怪怪的,烧心。他想斥责Ai多管闲事,话到嘴边又卡在半途,原本的生硬拒绝拐了个弯变成无奈的妥协:“……没有下次了。”说完之后又觉得烦躁,忍不住瞪了人工智能一眼。Ai吃吃笑着,也不揭穿他的不自在,拉长尾音非常敷衍地应下,然而下一个夜晚,游作闭着眼睛,再次听见了明显受到精心调整与控制的海浪声,明明只是普通的白噪音,却蕴含着奇妙的、让人安心的力量。


所以在Ai离开的第一个夜晚,游作打开电脑,点开了从决斗盘里提取出来的音频文件——是Ai留下的东西。他看着软件显示出的波纹,没由来地想到那个梦境里海浪冲刷他的脚面时的情景。于是游作关掉了电脑,将决斗盘放回柜子里,躺在床上遮住眼睛,哪怕自己其实清醒毫无睡意,任凭熟悉又陌生的宁静将他层层包围。


就是不知道,Ai真的唱起歌来,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Fin.】

【2018.04.11.】

评论(2)
热度(24)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