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_______<信。>_______】

瞎写。曦月大大软磨硬泡求亲成功(?)的小段子。

没有前因后果!很多地方没明讲,曦月刀和孤剑两位聚聚靠神交解决一切问题(强行忽略曦月的话唠

标题是基友帮想的。就填个空【

比较想跟大家讨论所以悄咪咪求个评论啦(哆啦A梦花心.jpg


——————————————————————————


“孤剑,天下万事你都与我心有灵犀,为何独独感情你不信我?”


孤剑侧过脸,看着那把与他同源共生的刀。白银短发的男人隐了笑容,敛了嘴角,用拔刀的右手攥住他的手腕,金目里光芒灼灼。长发青年一个恍神,胡乱想起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比如曦月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这种神情看过他——似乎每时每刻,这个看似多情的人都带着柔柔笑意,眉目含春,声线藏情,靠着先天热忱外表的优势编织出一个完美的假象,不止大片江湖人士与他结为至交,恐怕还有不少桃花明里暗里开了又败;他一开始也被这虚假的幻象欺瞒过几回,曦月刀心思颇重,又不甘寂寞,绝情谷内人烟稀少,平日若无好友探访,这人自然只拿他来戏弄。但哪怕只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多少也能让孤剑明白对方的本性,他刚开始不中意与曦月共处,多少也是因为不愿见这人装腔作势而已。


他真的太久没见过曦月认真的样子了,哪怕当初两人面临灭顶之灾,曦月说出那句令他心神一震的共死宣言时,都没有。孤剑抿起唇,动动手臂,腕上力度丝毫不减,稳如磐石。那一瞬间孤剑很有叹气的冲动,他沉思片刻,正过身,直直看着曦月刀,郑重地说:“我并非不信。”但是那又能如何呢?曦月难得示弱是想要正式的答复,他明白,然而这事是明白了就能皆大欢喜的么?


刀客读懂了他未出口的言语,神情略微怔忪,连带着手上的力度也减了下去。“要换做是其他人……罢了,本来也就只有你。”曦月刀摇摇头,重新扬起了嘴角,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孤剑熟悉的无法无天的同袍,但他的话里却分明带了点乞求的味道,“孤剑,把伤害你的权利交给我好吗?”他松开孤剑的手腕,向前跨了一步,转而用双手虚虚环住剑客的肩,脸轻轻蹭进对面人的肩窝里,“把这个权利交给我,让我保护你。让你因为我的无情憎恨我,因为我欺侮你报复我,然后除我以外的任何人都不再对你有意义。你或许对这种事无甚所谓,我们又注定不会分开,你是我的同伴,我的挚友,我亲密的半身,那么再加一个身份又有何不可?”


“孤剑,爱我吧,从现在开始尝试去爱我,可以吗?”


孤剑想,恐怕他这辈子再听不到曦月如此冗长又直白的示爱了。挣扎之后,孤剑终于长长叹一口气,单手拍向曦月的背,半是安抚半是妥协,低声说:“……随便你了。”


评论(8)
热度(43)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