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_Record.

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_______<不具名之事。>_______】

Ai游-不具名之事。


*未来妄想。路人视角。大量捏造。主要角色死亡注意。私设PM身份未公开。

**致歉:编程相关专业内容纯脑补未考证。

——————————————

我拿起那个决斗盘,又放下,又拿起来。我翻来覆去地看,试图发现一丝端倪,理所当然的,我还是看不出它曾经属于什么人。

不如说,什么人会时至今日仍然在用一个世纪前的决斗盘?而且还是最后一款插入卡片式的设计。在那之后线上决斗盛行,实卡决斗式微,再加上SOL科技公司建造的Link Vrains迅速抢占决斗者市场、新型决斗盘及时上市,直接导致旧式决斗盘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当然,旧式决斗盘在某个缘由的推动下,曾经小范围风行过——又以...

【_______<拉闸。>_______】

主花-拉闸。


*和隔壁歪歪的《停电》联动(?)的文。相当于一个续所以需要先阅读←。她的好吃多了。

*非常非常哦哦吸。我的脑子也拉闸了。

————————————

那场告白算是心血来潮,但也并不在预料之外。夜晚便在彼此沉默中静悄悄地过去,而和他猜测的一样,阳介早早地——过早地出了门,他只来得及在搭档离开前匆忙喊一句“一路小心”,对方脚步一顿,仓促回应后便快速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他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一整天,一个晚上,或者更短的,仅仅灯光打进来那一瞬的眼神交汇,便足以让他想通个中关窍。做早餐,上课,讨论问题,他的步调丝毫不乱,教授临时给他加来一项任务,他也简简单单地应下了,...

是PM游。文。

水仙预警!!不适者请绕道谢谢!!!

【_______<来日方长。>_______】

Ai游-来日方长。
 

*日常妄想。是Ai与机器哔的谈话。时间线大约是一切尘埃落定后。流水账。CP意味寡淡。本文中Ai聪明懂事得有点过分所以OOC预警。

——————————————

“喂,笨蛋哔,我要回去了。”

Ai无端端冒出这样一句话。它坐在链接栗子球头顶晃着腿,脚后跟有一下没一下地往栗子球脸上磕。机器哔停下扫除的动作,望向自家大哥,启动轮子咕噜咕噜滚到对方面前,机械音透出点可怜巴巴的味道,“大哥,你又要扔下人家走了吗?上次走都没跟人家说,大哥好狠心。”

“哼哼,我就知道这回不跟你说一声不行。因为你是笨蛋嘛!”Ai叉起腰,眼睛眯成两弯月牙,看起来心情极好。链接栗子球甩甩尾...

【_______<伊格尼斯工作日志。>_______】

Ai游-伊格尼斯工作日志。
 
*日常妄想。对话流。流水账。雷雷的。是很吵闹、很家居、很黏游作、情绪波动很大的幼稚Ai。时间线混乱。
**日本高中生上课时间参考来源为网络,BUG预警。

——————————————
00:00
好的,新的一天又——是从和热狗店的小哥一起熬夜工作开始,明明小游作昨天也没怎么睡来着?年轻人就是肆无忌惮啊。让Ai大人我来猜猜今天会熬到几点……两点半?前天是三点二十四分,昨天是四点零三分,我就不信他不困。
 
01:08
宵夜,标准规格240克的芝士热狗,每根至少含热量600卡路里。小游作到现在都没有长胖真是奇迹,万一真的胖了那他在Link Vrains里就是网骗了...

作受向。可以随意代入(但请不要盖章CP)。继续开假车。

【_______<催眠曲。>_______】

Ai游-催眠曲。


*日常妄想。很短。可能OOC和BUG。有(大量)捏造。再次提醒,有(大量)日常捏造。为了赶在47话Ai回来打脸前写完所以写得很粗糙。

——————————

有时候,游作会忘记关掉决斗盘。要是刚巧那天晚上他从梦中惊醒,总有一个机械音从柜子那端传来,吵吵嚷嚷,不依不饶地拖着他脱离余悸:“小游作又做噩梦了吗——?看起来你很辛苦,实在受不了的话我可以唱歌哄你睡觉哦?”


“闭嘴。”他通常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他会无视人工智能的抗议,翻身下床,按下扩音器开关后回到被窝里,睁着眼睛直到天亮。偶尔也会干脆打开电脑,用漫长没有尽头的代码填满夜晚与黎明。等到早上踏进教室,岛直树十...

【_______片段-<信。>_______】

瞎写。曦月大大软磨硬泡求亲成功(?)的小段子。

没有前因后果!很多地方没明讲,曦月刀和孤剑两位聚聚靠神交解决一切问题(强行忽略曦月的话唠

标题是基友帮想的。就填个空【

比较想跟大家讨论所以悄咪咪求个评论啦(哆啦A梦花心.jpg

——————————————————————————

“孤剑,天下万事你都与我心有灵犀,为何独独感情你不信我?”

孤剑侧过脸,看着那把与他同源共生的刀。白银短发的男人隐了笑容,敛了嘴角,用拔刀的右手攥住他的手腕,金目里光芒灼灼。长发青年一个恍神,胡乱想起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比如曦月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这种神情看过他——似乎每时每刻,这个看似多情的人都带着柔柔笑...

【_______片段-<结束以后。>_______】

剧情大概是瑞琪419了RK后死在了第二天出征的战场上,RK聚聚的内心戏。
————————
哦,这该死的回忆,深深浅浅黏黏腻腻,一如瑞琪当晚近乎残酷的抚慰,用钝痛与快口感糊了他的脑,趁他想到应该拒绝之前一路占足了便宜,瞬间又带着餍足的窃笑跑远去了。那天晚上他如同案板上的游鱼,在没有水的空气里无法用鳃呼吸,刀刃绞碎了他的内脏,剐去他的鳞,骄傲一片一片的被剥离身躯,如今始作俑者却把他表面光洁的脏污的生命扔在了另一个战场,连句抱歉也没有赔给他。


他拒绝为他吊唁。他担心自己会当场掀了那棺材昂贵的盖顶,连着被上的不甘和疑似被抛弃的委屈将所有负面情绪一股脑儿用拳打脚踢的幼稚方式塞进瑞琪的遗体,然后被迫享受随...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