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闲置多年的树洞。

【_______<信。>_______】

瞎写。曦月大大软磨硬泡求亲成功(?)的小段子。

没有前因后果!很多地方没明讲,曦月刀和孤剑两位聚聚靠神交解决一切问题(强行忽略曦月的话唠

标题是基友帮想的。就填个空【

比较想跟大家讨论所以悄咪咪求个评论啦(哆啦A梦花心.jpg


——————————————————————————


“孤剑,天下万事你都与我心有灵犀,为何独独感情你不信我?”


孤剑侧过脸,看着那把与他同源共生的刀。白银短发的男人隐了笑容,敛了嘴角,用拔刀的右手攥住他的手腕,金目里光芒灼灼。长发青年一个恍神,胡乱想起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比如曦月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用这种神情看过他——似乎每时每刻,这个看似多情的人...

【_______复健。_______】

YOI,维勇维,互动无差。段子而已。
没头没尾,非要说就是勇利赢了然后为了庆祝他俩决定大晚上喝伏特加感叹月色真美(强行)(其实并没有这回事)

————————————

与其说这对酌是场庆祝,不如说那一口一口喝下去的都是乡愁。勇利陪着维克托,慢慢地咽下来自极北之国的烈酒,灼烧感沿着咽喉一路蔓延至胃部,又噌地窜上眼角,逼出星星点点晶莹的水光。他就拿着这么一双泛着泪的近视得有些过分的眼睛直勾勾地望向面前的人,有一只手拍上他的头,远远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但他看不见。勇利感到有些昏昏沉沉,他阖上眼,又睁开,奋力眨了眨,恍惚间那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微微使力,他就这么顺势半倚上维克托,迟钝的大脑还未完全清...

【_______片段-<结束以后。>_______】

剧情大概是瑞琪419了RK后死在了第二天出征的战场上,RK聚聚的内心戏。
————————
哦,这该死的回忆,深深浅浅黏黏腻腻,一如瑞琪当晚近乎残酷的抚慰,用钝痛与快口感糊了他的脑,趁他想到应该拒绝之前一路占足了便宜,瞬间又带着餍足的窃笑跑远去了。那天晚上他如同案板上的游鱼,在没有水的空气里无法用鳃呼吸,刀刃绞碎了他的内脏,剐去他的鳞,骄傲一片一片的被剥离身躯,如今始作俑者却把他表面光洁的脏污的生命扔在了另一个战场,连句抱歉也没有赔给他。


他拒绝为他吊唁。他担心自己会当场掀了那棺材昂贵的盖顶,连着被上的不甘和疑似被抛弃的委屈将所有负面情绪一股脑儿用拳打脚踢的幼稚方式塞进瑞琪的遗体,然后被迫享受随...

【_______<Crown.>_______】

Crown.

「冠冕。」

再见,十六岁。

【献给十七岁的Kage。逝者已逝,生者犹存。】


墓穴的地址她并不知道。不如说她连他原来下葬了都装作一无所知,而现在她却要去扫那个被遗弃的所谓爱人的墓,这未免是七年以来最好笑的事了。她犹豫着挑了马丁靴的时候孩子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红通通的脸藏在毛衣下,眼神一如既往畏惧而依赖,声音细软,尾音带着些微颤抖地问:

“妈妈,今天会很冷吗?”

老实说,她十分不喜欢那句称呼。妈妈,母亲,苍老的血缘关系,如同烙印般的身份象征,可她才刚好二十四岁。察觉到她的不快,孩子习惯性地瑟缩着,纯黑的瞳孔里她只能看见她的影子,一如那个男人专一而疯狂的目光,如果那头发不...

【_______Black Sheep._______】

羊圈里的黑羊死了,毛皮烂在泥地里,看起来肮脏极了。


白羊们继续过着它们的生活。白羊们很快乐。

【_______<混沌之初。>_______】

“我这些年做了太多错事,让我颜面尽失的,被人误解的,使场面陷入僵局的,连累别人一起承担罪过的。我的罪深深陷入人生的泥淖,沉积在满是沙砾的荒原之底,不是宝物,没有被打捞的价值,只能无助地低头注视它一路向下冲去,在世界的核心融成一缕蒸汽,因为没有出口而久久徘徊不散。这就是我的人生,不纯粹的黑,不干净的白,灰色雾气蒙蒙弥散在四周,还要挣扎着乞求一点点光亮,却怎么也洗不净一身风尘与满眼混沌——我最想舍弃的,却是我从最初就确定并一路向其狂奔而去的立身之本。”

……

“我想他大概也是没有感觉到我的重视才不重视我的吧,这个事实曾经确实让我恼火失落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觉得他不该这样对我,我已经竭尽全力地...

【_______Caged._______】

Caged.

「笼。」

五周年个人贺文。

【献给Kage。】


“都是过去的事了。”女人抱着毛衣,下巴磕在膝盖上,明明冷得微微发抖却固执地穿着单薄的外套,她把双手夹在大腿间取暖,小幅度偏着头,灰暗色的瞳仁一动不动地盯着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被困了这么久,一年一年的人们来了走了,荣城越来越大简直像在进行侵略一样扩展起地盘,我却一点也不高兴——原本我应当是最欢欣鼓舞的那个——没错一点也不高兴,对我来说这只不过意味着我的笼子又大了一个码数而已。”她的语速很快,唇舌上下翻飞,长串的句子廉价地从她的嘴里吐出,从我廉价的笔尖流出再仓促地一路印在我廉价的笔记本上。

这是我们刚一见面...

【_______一个脑洞。_______】

“世界诞生之初,是没有绝望的。无边无际的希望充斥着宇宙,世界缓慢地扩大,而由希望又诞生新的希望从而扩大了世界,然后如此循环往复。”


“后来世界上出现了生物。在生物的本能里,排在第一位的是【延长生命】,为了延续【生命】而保证它们的【存在】,生物学会了思考,在思考的同时无意识地使用了游离在世界的【希望】,并将它认定为自身情感的一部分。”


“但是每个生物的【希望】的使用限额是固定的,更多时候,生物【希望】的容量在事实面前太过渺小,无法扭转不可逆的失去和死亡,违背了生物的意愿,生物便在情感里将【希望】扭转为【绝望】,再扭曲成为负面的能量体,与宇宙中的【希望】混杂在一起。”


“【希望】...

【搬运性质】【_______<青蛙和灯笼。>_______】

极限半小时-青蛙和灯笼。


青蛙丢了她的灯笼,她找了很久很久。 

灯笼是黑色的,小小的,很多很多,她将它们积攒起来,藏进只有她能找到的地方。灯笼并不能发光,事实上这些小小的灯笼也只有青蛙自己能够点亮,而灯笼发出的光,理所当然只会温暖地笼罩着青蛙。 

彼此的掌灯人和彼此的光。青蛙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很惬意,她相信灯笼也是。 

可是灯笼不见了。春天的脚步还未远去,灯笼却消失了。一个,两个,无数个,所有的灯笼像是约好了似的从青蛙身边离去,青蛙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天就黑了。 

好冷。 

我的灯笼。

青蛙发疯似的找着她的灯笼。农田里,麦野中,泥...

【搬运性质】【_______<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与吃人心的怪物。>_______】

一成不变的冒险家与吃人心的怪物。

【献给自己。】


一成不变的冒险家,遇上了吃人心的怪物。


怪物问,你是个冒险家吗?

冒险家说,我是的啊。

怪物说,好可惜,这样的话我就没办法吃掉你了。


冒险家问,为什么呢?

怪物反问,你问的是什么呢?是问我为什么不能吃掉你,还是我为什么要吃你?


冒险家沉默了,他想了想,然后说,那我选前一个好了,你为什么不能吃掉我呢?

怪物笑了,说,因为你是个冒险家嘛。


冒险家锲而不舍地问,为什么我是个冒险家,你就不能吃掉我呢?

怪物摇摇头,说,冒险家是不会留下来的,那样的心吃下去,永远都不...

© _______Record. | Powered by LOFTER